西方政坛乱象丛生绝非偶尔-新华网陆丰“坟爷”私建5千座墓 获刑

西方政坛乱象丛生绝非偶尔-新华网陆丰“坟爷”私建5千座墓 获刑

2018-01-21 18:54

图集

  近年来,良多西方国家政坛乱象丛生。例如,美国海内的政治闹剧并未随大选停止而终止,各种气力缭绕特朗普政府一系列内外政策以及“通俄门”等事件争斗不止;英国守旧党政府接连演出的政治豪赌剧情也是跌荡起伏。同样的政治乱象还困扰着欧洲大陆,意大利宪法公投失败、法国大选中的政治大洗牌等如走马灯般上演。在西方历史上,政党之间彼此攻讦并不鲜见,但如此频发多发的政治乱象以及政治决策者难以把持本人决策行为和成果的景象,依然让人不禁担心:西方国家的政治不肯定性正在疾速升高。面对这种不断定性,一些西方主流媒体将之简略归罪于民粹主义力气的崛起。理智的人们则在反思西方民主政治的机制和功能问题,认为西方政治乱象丛生印证了西方民主政治制度的杂乱失调。

  制度设计理念与实际运行脱节

  西方诸多政治乱象的背地,都与权力制衡、多党竞争的制度设计有着千头万绪的接洽。能够说,西方民主政治的功能缺失是造成目前种种凌乱的重要原因。那些象征西方民主政治的制度设计,本意在于表达和满意民主政治的一些功能性诉求。例如,权力制衡意在反对专制和独裁,多党制度则具备知足不同政治利益集团表达政治诉求、参与政治活动的功能。但事实上,民主政治的这些诉求并未真正实现,跟着社会政治环境的变化,一些制度已经在实际运行中变形走样。

  制度变形表当初西方政党的功能变化和竞争意思改变。作为一种政治组织,起初政党承载着民主政治的多种功效,包含抒发不同声音、提供介入政治的平台和机遇、代表民众治理国家等。但在西方,政党尤其是主流政党为了上台执政,日益将博得选举而非推出合乎实际的治理办法视为最主要的政治活动。出于选举政治的需要,政党代表不同利益团体和表白不同声音的功能逐渐弱化,主流政党的旁边化和政策趋同化就是这种趋势的结果。与之相适应,政党组织变得日益专业化和技术化,逐步脱离民众日常生涯。实际上,西方权利制衡体系本身就存在实现机制方面的问题,如政党博弈中的互相推诿、党派攻讦等。造成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于,主流政党垄断了政治权力尤其是政府权力,而支持权力体系的却是少数精英。同时,主流政党之间的竞争使其日益背离反映社会多元需求的初衷,一些政党为选举好处而不惜滥用制度权力,导致政党竞争中的狭窄党派利益以及个人利益争斗被进一步放大。恰是由于西方政党日益疏忽民众的需要,才会不断有社会力量诉诸“缄默的大多数”的对抗。政治对立情感的回升和各种抗议运动的进级以及民粹主义的甚嚣尘上,都是这种社会现象的反映。

  制度变形还表现为权力制衡的内容产生量变。表面上看,西方政治竞争中的乱象是因为权力制衡体制出了问题。实在,经由长期演化,西方权力制衡体制的内容已今非昔比。一方面,一些形式上的制衡已经不能反映事实需求。例如,早期的制衡体制重在从情势上抑制行政部分的权力,它源于对政府行政权力的一种自然猜忌。但现在,西方行政权力的膨胀已经超越之前制度设计所能遏制的规模,如何遏制权力膨胀已成为制度设计的新问题。另一方面,一些新的权力失衡未能被既有制度体系有效抑制。尤其是过去几十年,在经济寰球化和新自在主义驱动下,资本的权力日益膨胀,并应用既有制度体系主导政治议程。如何抑制这种无形的权力垄断?西方既有制度体系未能有效施展作用。一些西方学者表达了对民主制度失败的担忧,指出既有民主制度存在一种民主陷阱,即看起来是自由选举,本质上却是主流政党在操控选举过程。这加剧了民众的不满情绪,西方国家频频出现的抗议示威活动就是这种情绪的表达。

  政治不信任加剧西方社会对立与分裂

  民主政治没有固定模式,政治假如不能有效反应时期变更和民众须要,就会乱象丛生。西方政治乱象中一个突呈现象就是政治不信任。这既表现为民众对主流政党和政治家的广泛不信任,也表现为政治行为体、政党之间信任感的缺失。与之相应的是西方社会对峙与分裂的加剧。

  西方政治决裂源于人们对公共事务现状的强烈不满。2015年美国皮尤研讨核心的考察显示,只有19%的美国人仍信任政府,55%的美国人认为普通美国人要比那些入选的政治家们更合适解决国家的问题。其余西方国度的情形也大抵如斯,多数人以为政治家不倾听一般大众的声音。民众对政治的不信任无疑受到了社会经济环境的影响,但更主要的起因是主流政党脱离民众、政治家行为失范以及政府公共管理不力。主流政党日益专一于选举成果而非政策自身,政治家也变得越来越存在投契性,其行动表示出越来越显明的玩世不恭,越来越难以作出准确的决议,也越来越难以有效管理国家,这些必定导致政府公信力降落。美国市场爱迪生调查民调研究2016年10月宣布的数据显示,40%的美国人完整不信任联邦政府颁布的经济数据。这种对政府数据跟专家、政治家的不信赖感,极大地侵害了人们对代议制民主轨制的信任。

  主流政党的消退及相互之间的不信任正在加剧。在西方,政党和政治家为私利而放大彼此间的对立本难能可贵,但在传统政治生活中,人们对政党和政治家的道德与责任意识较为关注,这驱使不同政党和政治家在突出本身利益的同时,也强调政治沟通的必要性,器重达成政治共识。而从前多少十年,社会分化日益加剧,主流政党的责任感和沟通意识显著下降,政党之间越来越难以就一些重大问题进行有效政治沟通。于是,诉诸全民公决的方式??这是一种将庞杂问题简单化的方式,就被频繁应用。但在缺乏共鸣和必要政治沟通的情况下,这种方式往往会加深而非弥合社会分裂。英国脱欧公投后的政治演化,就充足证实了这一点。

  人们对主流政党政治信任度下降为民粹主义兴起提供了泥土。民粹主义兴起强化了民众对主流政党的不信任,但它不能真正带来人们所等待的政治诚信。民粹主义所诉诸的社会二元对立,只能强化已经存在的社会分裂。民粹主义者所主意的断裂式公共政策将导致政府行为的非持续性日益加重,只会进一步下降西方国家政府的公信力。

  新技术冲击既有政治制度体系

  新技术快捷发展给西方民主政治带来新问题,其中比拟凸起的是如何克制网络媒体的权力滥用。在西方政治乱象中,新技术尤其是互联网和新媒体技术强烈冲击着既有政治制度体系,影响着传统政党组织和运行机制,改变着政党政治的生态环境。

  近年来西方国家出现的一系列政治动荡,凸显了新技术尤其是新媒体技术和互联网发展对政治的影响力。这首先体现在它改变了传统政党与媒体间的关联,加强了政党尤其是主流政党对媒体的依赖。20世纪80年代后,随同以有线电视和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的快速发展,媒体在日益影响人们生活方式的同时,也诱发了一种媒体政治的新趋向,即政党根据媒体的需求来塑造政治议程。除了在政治议程上逢迎媒体的偏好,政党的政治发动也越来越依附对媒体的宏大投入。这些转而加剧了金钱政治的乱象,并导致政治的日益俗气化和碎片化,政党和政党首领日益关注媒体的好恶,热衷于做名义文章,更加疏离大众的实际需求。

  与此同时,新技巧尤其是新媒体的发展,强烈冲击着西方传统政治运行机制以及政治话语体制。以互联网技术为依靠的新媒体敏捷发展,转变了传统信息传递路径和方式,为人们供给了更多、更便捷的交换方法,但也在销蚀传统政党尤其是主流政党的政治基本。政党不再是独一甚至不再是重要的政治信息起源和政治参加门路,人们越来越多地诉诸更为直接的政治对话。这些都直接挑衅着传统政党尤其是主流政党的组织和运作机制以及传统的主流政治话语系统,在导致政治更为懦弱的同时也加剧了政治不信任。

  这些变化为新兴政治力量尤其是民粹主义力量的兴起提供了有利前提,新媒体也为一些新兴政党和社会力量提供了便捷的发声平台。正是借助这些不同于传统主流媒体的新技术手腕,一些党派相互攻讦的冤仇和狂热忱绪得以在更广范畴倏地传布,而主流政党通过主流媒体节制社会信息的才能则被大大减弱,主流政党及其政治家对政治决策的控制力降低。在应答这些挑战的进程中,一些政治家的行为也变得更为轻佻和不负责任。在西方,新技术的涌现推进政治沟通方式趋于便捷和多样化,使得政治决策的演变过程变得更加难以猜测、难以掌握。这也是西方政坛乱象丛生的一个重要原因。

  (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治理学院教学林德山)

+1 【纠错】 责任编纂: 余申芳

  新快报讯记者杨英杰报道备受媒体及舆论关注的广东“坟爷;案二审17日宣判。东莞市中级公民法院17日对上诉人林耀昌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行贿罪一案作出终审裁决:林耀昌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行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

  林耀昌原为广东省汕尾市、陆丰市人大代表,陆丰市潭西镇安福公墓负责人,被指控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行贿罪,被坊间跟媒体称为“坟爷;,备受舆论关注。

  一审法院查明,林耀昌在未取得国土局部用地容许的情况下,两期墓园建设均未批先建,大量改变土地用途。第一期建成1932穴墓穴,第二期建成3232穴泉台。其中第二期占用的农用地(林地)88.13亩。

  2013年4月,林耀昌因涉嫌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犯罪被陆丰市公安局破案侦查,其通过好友吴某强向时任陆丰市公安局局长送去现金20万元,用意躲避法律查究。

  2015年12月31日,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一审判处被告人林耀昌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行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分金国民币5万元。

  一审宣判后,林耀昌提起上诉。其否认形成非法占用农地罪,否定构成行贿罪,但认为其系被索贿,在被破案前就已交代了行贿的犯法事实,属于自首,应答其免予刑事处罚,2o17年手机看开奖记载

  2016年10月11日,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公开休庭审理。检察人员认为,林耀昌导致大量的林地被破坏,其主观恶性相对较大,应承担相应的刑事义务。无论潭西镇政府是否存在过错,也不能成为豁免林耀昌任务的理由。对行贿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对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规定,行贿司法人员情节重大的数额起点如果结合相应情节至少为50万元,23344开奖直播,依据从旧兼从轻准则,上诉阶段量刑应适用新的司法解释,向司法人员行贿20万元不能认定为情节严格。原审法院实用旧的司法阐明综合判处林耀昌有期徒刑三年属于量刑侧重,应当依法改判。

  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林耀昌作为陆丰市潭西镇安福公益墓园直接负责的主管职员,违反土地治理法规,未批先建,非法占用林地,改变土地用处,数量较大,造成大批林地损坏,其行为已经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林耀昌为了谋取分歧法利益,给予公职人员财物,其行为还构成行贿罪。林耀昌在被追诉前主动交代行贿举动,依法可对其所犯行贿罪从轻处罚。法院遂依法作出上述裁决。

(原标题:陆丰“坟爷”私建5千座墓 获刑四年罚款5万) 相干的主题文章:
相关的主题文章: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